<optgroup id="uy0yk"><small id="uy0yk"></small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uy0yk"><div id="uy0yk"></div></center>
<noscript id="uy0yk"><small id="uy0yk"></small></noscript>
?#24187;?#35760;住【天翼文学 www.9967284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残破的峣关关墙之內,正在监管下休息和等待的人群,再度发出了一阵低抑的议论声来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,回来了。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五次了啊。。”

    韦庄看着那些垂头丧气被押解回来的士子们,再看看自己已经被磨穿而露出脚趾来的鞋履,不由在心中哀叹这自己千防万防的还是不免上了贼船了。

    谁又能想到,这所谓的出京公干一去就是?#36824;?#36335;了。他们随着护送物资的?#28216;?#19968;直南下,数度歇息和饮食之间脚步不停的就来到了蓝田县境内。

    然后终于有人察觉到不对而试图反悔回头或是与之交涉,然而却是已经晚亦。这些贼军也私下了原本算是客气和耐心的面孔,而对着他们不遗余力的恐吓和威胁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不至于演变成人身上的暴力伤害,但也让他们吃了好些变相的苦头,而重新变得老实下来。然后有人见交涉?#36824;?#21448;无法理论,乃至想了法子创造机会连夜逃跑回去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的下场也是显而易见的,这些显然早有预谋的贼军,既有足够的防备和警惕,也有相应追捕逃亡的马队伴随。至少在这四野平川的关中大地上,还未有人能够凭缺乏锻炼的两条腿,跑得过他们的四条腿。

    更别说是他们这些士子之间因为人心不怎么齐整,往往一被威吓就失了方寸或是露出形迹来,因此迄今为止的逃亡大业,就没有一个人成功过。

    尤其是过了蓝田县,而进入到了这诸山狭夹的蓝田峪当中之后,就连韦庄这样号称是关内出身的本地人士,也不免要断了指望了。虽然零星的还有人逃跑,但是基本上没能窜出去多久,就被轻易追了回来。

    尽管没有怎么残酷的手?#26410;?#32622;,但是用绳子牵起来挂在马后灰头土脸的拖着走,再饿上两顿的?#22836;?#21364;是不可避免了。而在此期间,韦庄无数次痛恨和反悔过自己,怎么就没有将脱逃心思变成行动的勇气呢。

    难道是吃了几顿贼军供给的饭食之后,就根本丧失了大义?#25512;?#33410;的所在么;相比之下与他同性的故交?#36305;?#40548;,就显得倘然而豁达的多了。

    他基本上就是该吃的吃,该睡的睡,该走的走,仿若是身在一场司空见惯的行游中一般。还反过来劝说韦庄道,既然这些贼军费了偌大气力将他们从京城弄出来,又供给沿途饮食不断,显而易见不会是为了要还他们的性命。

    直到昨天夜里,他所在稻草捆铺成的临时铺位上,起身之后直到天明点数就再也没有回来;韦庄才知道这位看似满不在乎眼下境况的故交,其实也有一颗隐藏不羁的心思。

    然后,韦庄在努力辨认了好一阵子之后,才在这一群如同猪羊一般被抓回来的人群当中,见到了蓬头垢面、光脚跛足,脸上还?#24515;?#22266;血块和道道伤痕的友人。

    “彦之,这些贼人?#22434;?#22914;此折辱于你,我。。”

    他不由满心悲愤与慨然的迎上前去,急切的扶住对方而问候道

    “你弄错了啊,那些贼军倒是未曾对我如何,只是我为了逃避彼辈的急了,奔逃中?#36824;?#19995;拌摔从坡上滚倒而下,才被捉回来的。。”

    ?#36305;?#40548;虽然形容?#23454;?#19981;堪,但是依旧用某种平淡而不羁的嘶哑声?#39304;?br />
    “?#25925;墙?#19979;来,还要?#22836;?#31471;己你帮衬一二了。。跑了这一路又吃了许多灰,我现下是饿得紧了。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口中如此说着,却是毫无风度和样子的一屁股就瘫坐在?#35828;?#19978;;韦庄这才注意到他鞋子不见的光脚上,赫然是被蹭刮的道道血口还沾满了泥块。

    “彦之,你这又是何苦来哉呢。。”

    韦庄连忙撕下一块衣摆来,拍落掉大块板结的泥土之后,再给他就这么胡乱的额裹缠起来。然后,就听到关墙內的南边,再度传来一阵喧哗声。

    却是有一只旗?#21335;?#26126;的?#28216;?#23601;此马步并随的开具过来了;也顿然吸引了在场许多?#35828;?#27880;目。然而光看他们整齐划一的?#22411;?#35013;具和精气神貌,与这些负责押解贼军的杂驳服色形成了某种鲜明之极的对照。

    如果不看他们那面古里古?#20013;?#30528;插翅异兽的青旗,几乎都会让人以为这是一只正儿八经的官军所在。而负责押解他们生着副浓密络腮胡子的贼军头目,也像是如蒙大赦一般的上前交涉,兼带毫不掩饰的大声抱怨?#39304;?br />
    “你们可算是来了啊,解送着这些个大头巾的一路过来,怕不是要把俺们给烦死了。。”

    “好生供着他们吃喝,上头又交代了不能下狠手,更不能伤了性命;拼命叫着喊着才?#21523;?#30528;走路,”

    “还在路上拼命的说?#21482;?#21644;变着法子埋汰人;一不留神就要溜走了去,还得像赶羊一般的重新逮了回来。。”

    “俺们可是劳心劳力了这一路,好容易才全头全尾一个不差的交到这里来的。。你赶紧点点看。。是否还齐全不。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辛苦兄弟们了。。先不急这些。。”

    负责带队接洽的乃是太平别遣军的校尉张归厚。随即他?#28982;?#20102;下的动作,就有半车的罐头、压缩饼干等什物,给推上前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些?#35851;?#30340;心意,不枉大伙儿跑上这一?#35828;睦投俸推?#21147;了。。”

    这名义军将领不由看了眼其中的竹筒、陶罐和油纸包上,带?#23567;?#20195;肉”“杂果”“糟鱼”的贴纸,顿时表情舒展开来变得灿烂无比。

    “这可真是怎么使得呢。。”

    然后张归厚又?#36164;?#36882;过去一网兜装的数?#21487;站疲?#23545;方就笑得更加开心了。<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唐残所?#24515;?#23481;均来自互联网,天翼文学只为原作者猫疲的小说进行宣传。?#38431;?#21508;位书友支持猫疲并收藏唐残最新章节

爱彩人幸运赛车走势图
<optgroup id="uy0yk"><small id="uy0yk"></small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uy0yk"><div id="uy0yk"></div></center>
<noscript id="uy0yk"><small id="uy0yk"></small></noscript>
<optgroup id="uy0yk"><small id="uy0yk"></small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uy0yk"><div id="uy0yk"></div></center>
<noscript id="uy0yk"><small id="uy0yk"></small></noscript>